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我爱我的妹妹

时间:2018-09-23
第一次见到她,是在坐满乘客的电车上。她是那么的有气质,淡淡的褐色长髮,似水般顺着脸颊的曲线滑过,稍稍的掩着清秀洁白的瓜子脸。稍嫌削瘦的下巴,隐隐透漏着倔强的个性,却也更衬托出她的纯洁。白色偏淡黄的衬衫不鬆不紧的裹着秾纤合度的身体,坚而挺的胸部散发出令人目眩的成熟魅力,纤纤细腰更烘托出他整体的美感。淡红色的及膝窄裙使得她本已光滑的小腿显得更加得纤细迷人。
总之她几乎可以说是完美无瑕,即使在人群里她还是那么突出,一定是许多人一见锺情的对象。我可以感觉得到,被她吸引的人一定不只我一个。
一见到她我的视线便完全被吸引住,根本无法离开半秒,即使我知道盯着一个陌生的女孩猛看实在极不礼貌,但我实在无法控制自己。这时候,她轻轻地将垂在眼前的头髮拨到耳后,不理会众人,专心的注视着放在大腿上的小册子。
她优雅的体态使我看得倒抽了一口气,她好像注意到似地突然抬起了头,当然就看到一个人失礼地注视着她。她轻轻得皱了一下眉头,低头继续看着那本册子。她的眼睛黑而明亮,大小适中,大一分太大、小一分则太小。
过了几分钟,电车慢慢的靠站停了下来,我的目的地到了不得不下车,没想到她也站了起来。出了拥挤的车站,我试着搜寻她的芳蹤,却已不见人影。
这短短十几分钟的车程就好像梦境一般,我遇见我梦寐以求的女人。
我是大一学生,重考进台中某大学,因为无法忍受宿舍的团体生活而选择于校外赁屋。三房二厅的公寓一个月一万一,其实不算便宜,但是房间超大是我最喜欢的一点。之所以三房,是因为我跟另外两人同住,一个是我的好朋友,跟我同校,也是重考生,叫做徐嘉宇,在牛郎店兼差当公关;另一个是小我一岁的妹妹,亲妹妹,她跟我同校、同系甚至同班。
我妹妹非常漂亮,身材并不算火辣,只是也算匀称。从小我们的感情就已经不错,只不过我没想到有朝一日我们会「好」到变成同学。
这一天,期中考刚考完,嘉宇下午四点央︻便已经去上班,同学们也都计划于晚上出游,当然本来也包括我。没想到我妹却突然头晕发烧,极不舒服,没办法,只好取消既定的计划,留下来照顾她。
妹妹躺在床上休息,我轻轻的擦拭着她清秀脸庞上的汗珠,她看起来实在很痛苦,眉头深锁。
「小馨,」我轻声说道:「你很不舒服吗?要不要去看医生?」
她逞强道:「哥……不用了……我睡一觉就没事了……」
我拉起她的手说:「可是,你看起来好痛苦,我很不忍心……」说着眼眶发热,视线开始模糊。
「哥……你不要哭嘛……我真的还好。」她边说边试着撑起身体。
我急着阻止她:「不要起来,不要起来,你好好休息,我会一直在我房间,有事就叫我。」接着我站起身来,轻轻的在她额上亲了一下,走出房间。
从小她一发烧我就会在她额头上亲一下,反之,我一发烧她就会在我额头上亲一下,这可以说是我们为对方祈求早日康复的仪式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我突然隐约听到妹妹在叫我,当然毫不迟疑的冲入妹的房间。没想到她双眼紧闭,显然还处在睡眠状态中,口中唸唸有词的梦呓着:「哥……好痛……好痛!好痛啊……」我真是个大笨蛋,早知道就逼她去看医生。
我轻轻的拉了把椅子到床边,坐下握住她的手轻说道:「不痛了,不痛了,有我在,你不用怕……不用怕」拉起她的手轻吻了一下。她好像听到似的,渐渐地平静下来。
就这样,我不知不觉的趴在床边睡着。
隔天,也不知已经睡了多久,醒来时床上已经不见小馨人影。我记得今天早上她应该没课才对,四处看了看,房间无人。
突然,「哥,」妹妹的声音:「你醒啦!要不要一起吃点稀饭?我煮了不少喔。」
转头一看,妹妹正站在门口,我说道:「妳怎么那么早起,好一点了吗?」
她道:「还早?都十点多了!懒猪!」她走过来戳了下我额头,她最喜欢叫我懒猪。
我问道:「才十点,妳怎么不多休息一会?肚子饿可以叫醒我啊。」
她低下头亲了一下我的脸,拥住我说道:「哥,你对我真好。我是看你睡那么熟,不忍心叫醒你嘛,我很体贴吧?」
虽然我们从小感情便已很好,但是那纯粹是兄妹手足之情,我也从来没有对这个漂亮的妹妹有非分之想。此时,不但妹妹深深的拥抱着我,轻声耳语撒娇,口吐芝兰,秀髮轻扬,她非但十足十是个美女,更已有令人怦然心动的气质。我非草木,怎能无动于衷,顿时只觉心慌意乱不知所措。
她奇怪道:「你怎么不说话?」放了开我。
我踟蹰道:「没……没事,我只是……还没清醒。」很烂的理由。
「骗人,一定是没被女孩抱过对不对啊?」她笑着开玩笑道:「今天被我这个美女一抱就失了魂了对吧?!」
我慌张的答道:「当……当然不是,不要乱开妳哥玩笑!」
她嘟着嘴说道:「知道是开玩笑就好了嘛,干么那么严肃骂人家。」接着突然站起来说:「肚子饿就快点出来吧!」往外走了去。
我楞了几秒,摇摇头起身,走出房门。
人生之所以美丽,就是因为它充满惊奇,但是我却料想不到,这一天,竟是我人生骤变的开始。
下午,「哥!上课了啦!」妹在客厅大喊。
我答道:「好,马上来。」
她又说:「快点,我已经準备好了。」
我换了件衣服,走出房间,说道:「妳确定妳不去看医生?」
她甩了下头髮,摇头道:「不了,我很好。」
我叹道:「很好?不知道是谁昨晚哭着喊痛的?」
她脸上微微一红,低头不语。
突然,窗外雷声大作,妹吓了一跳紧抱住我。我说:「打雷耶,看来快下雨了,今天就翘课好了。」妹脸色惨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,她向来最怕雷声。「不要害怕,我扶妳去房间。」我扶着她慢慢的走向她房间。
进了房间,随手带上房门。我安慰她:「好了,雷声停了,不要怕,我在这里陪妳。」说完,又打了一声雷,妹惨叫一声:「啊!!」我紧抱着她说:「别怕,雷声一点都不可怕,我陪着妳没什么好怕的。别再怕了,好吗?」她抿着嘴唇点了下头。
虽然她点头了,可是却抱我抱得更紧。跟今天早上一样,我生理上渐渐地不把她当成妹妹,所以有个东西开始不听使唤地「现出原形」。即使我妹再天真无邪,好歹也是个大学生,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。我想要挣脱她的怀抱,因为这着实令我尴尬,没想到她却益发用力的紧搂住我。我看不到她的表情,我也不敢看她,只好呆呆的站着。
不知道过了多久,也许几分钟,也许只有几秒,我嗫嚅着说道:「对……对不起……」她也说道:「没关係……」接着又是沉默。
她终于先打破沉默,说道:「哥……你知道吗……」
我问道:「什么?」
她又停了几秒:「我……喜欢你!」
我答道:「我也爱你啊,小馨。」
她抬起头说:「不,我是说我真的喜欢妳,我爱你。我想跟你亲吻,跟你上床,跟你做任何热恋中的男女会做的事。」
我楞了一下,说:「妳……妳开玩笑吗?」
她将嘴凑过来,说道:「不……不是……」
我们的初吻持续了一个世纪,喔,好吧……其实不过十几秒。她放开我,笑道:「如何?」
我讷讷地说道:「感觉不出来……」
她说道:「那……再来一次。」
我还来不及回答,她已经又吻上我的嘴。
结束了这深吻,她说:「其实我昨天不是因为生病才喊痛,我是因为……我是因为梦到和我深爱的男人做爱。那个人……就是你。」
我有点讶异,原来她爱了我好久。我感动地说道:「小馨……我也爱妳。」
我轻轻把她推在床上,问道:「妳不后悔?」她坚定的眼神告诉了我答案。
我不再迟疑,先脱了她上衣,淡蓝色的半罩内衣看起来十分性感。我倒抽了一口气,解开了前扣的胸罩,淡红色的乳头赫然映入眼帘。我不清楚她是否有过经验,但是她的乳房确实很有纯洁的说服力。我慢慢的将她一边的乳头放进我嘴里,一手轻搓着另一边的乳头。她双手只是抚着我的头,闭着眼睛轻轻的哼着。
我更进一步脱去小馨的牛仔裤,也是淡蓝色的内裤似乎跟内衣是一套的。我抚摸她的脸庞,亲了亲她的脸颊。乳房的爱抚以及亲吻已经足够,小巧的乳房握在手里非常舒服受用。
我把小馨身上最后的防护给脱了,我的身体就在她的大腿之间贴着,她娇颤了一下,因为我的阴茎碰触到她的阴户。纤细的腰,彷彿稍一用力便会折断般。完美翘挺的屁股,笔直修长的美腿,找不到一丝伤痕。吹弹可破的皮肤,泛着淡淡红色,更重要的是双腿间真的有我梦寐以求的细缝!
小馨抬头问道:「你还在等什么?」
我掏出胯下的肉棒,胯下的家伙已经翘了起来,大约有五吋长,「妳要摸摸看吗?」我问道。
小馨点点头,伸手握住我的肉棒,她一个手掌握上去之后,还有一半露在外面,她伸出另外一只手,结果龟头也还有一些露在外面。她有些吃惊,我可以想像我一定露出了相当得意的表情。
我要求道:「妳想舔舔看吗?不想也没关係,我不会勉强妳。」
小馨有点犹豫,但还是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轻触了一下,然后慢慢绕着龟头舔,又伸出一只手套弄着阳具,接着她将龟头一口含入嘴中。想不到肉棒进入约到一半,便似抵住了她的喉咙。她稍微将肉棒吐出一些,就开始用舌头环绕着肉棒,时而吸吮、时而舔弄。
每一次的吸动,都让底下原已胀大的龟头又膨胀了几分。终于,在小馨嘴巴的催逼下,我「啊」的一声,射出了第一道阳精。妹在我的鸡巴不再抽搐以后,又用力的握住我那话儿,顺着龟头的方向来回的挤压着,直到我的龟头再也挤不出任何精水,小馨才停了下来。
小馨在床边抽了几张面纸,将口内之物尽数吐掉。看着她皱着眉头,我既是感动又是不忍,说道:「妹!对不起,我只想到自己享受,却害妳吃苦了。」
她听到这话,说道:「哥,现在我的身体已经完全属于你的了。只要能让你舒服,我什么都愿意做,没有什么不可以的。」
两人四眼相对,我慢慢的凑上去,将舌头放进小馨嘴里。她好像有点意外,迟疑了一下,开使用舌头和我对吻。我一边吻着一边抚弄她的阴阜,我可以感觉到她开始把两条大腿张开。
我再也忍不住,也不管裤子还没脱,两手就扶着小馨的屁股,将充血已久的阴茎塞进她开始溢出淫水的阴户。像一对热恋中的情人,两个人毫不保留地吞噬着对方。她紧抱着我,使我能全力抽插。突然感受到妹阴道传来的一阵阵紧缩,我不经意地睁开眼睛,恰好触及她那深情款款的眼神,脸颊因兴奋而显出潮红。
「馨,舒服吗?」我问道。
她轻声道:「嗯!」
既然如此就换我了。
我继续抽动小馨阴道里的东西,轻轻的刮着那滑润的阴道壁。妹媚眼含春地浪叫着,两只粉臂紧紧抱住我的颈子,肥美的屁股不住地又扭又挺。我看她热情加火,更加不停地抽插。
阴道壁一阵阵的紧缩,挟得我鸡巴无比舒畅,狠命地便一阵冲刺。
小馨叫道:「啊……喔……哥哥……射在里面……射在妹妹的小穴里……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啊……」
我不知道她是不是安全期,可是既然她这么说,我总也不好拒绝。我加快抽插的速度,感觉已经到了射精的临界点了。我射出了浓浓的精液在我亲妹的小穴里,之后像洩了气一样趴在小妹身上。我们都感到彼此甜蜜的喘息声,我甚至能感觉到她的心跳。
我撑起身体看着妹,只见她双眼紧闭,两颊飞红,满身香汗淋漓,这种模样真是美得令人屏息,令我又忍不住地吻上了小馨的樱桃小嘴,猛吸着她口里的津液,甜美的滋味令人难以抗拒,想要全部吞入肚内。
亲着亲着突然想到一件事,我问道:「妹……妳有做过吗?」
她睁开眼睛说道:「我……算做过……」出乎意料的答案。
我又问:「跟谁?」
她恨恨的说道:「你的好朋友,她强暴我!」
我大惊:「你说什么!是嘉宇吗?是这王八蛋强暴你?」她没有再说话,只是点了点头。我又问:「怎么会……什么时候的事?」
她说道:「你还记得新生欢迎舞会吗?那天你喝得烂醉,徐嘉宇也是,一回到家你就睡着了。他在那个时候……强暴了我。」
我疑惑道:「这种事你为什么不告诉我?」
她答道:「那天他喝醉了,应该也不是有意的,而且我也不想破坏你们的感情。」
我生气的说道:「还感情?那混蛋强暴妳,我跟他还有什么感情?我要杀了他!」
小馨着急地说:「哥,不要这样,我现在有你了,我不要失去你,以前的事我都不管!」她说完又亲上我,开始第二次的激情。
良久,她气喘嘘嘘的俯伏在我胸膛上,我靠着床头,说道:「妹……妳知道吗……」
她回应道:「嗯?」
「我爱妳!」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人物基本资料:
姓名:冯筱馨
生日:2∕28
年龄:19
职业:学生
三围:32B.24.33
性感带:?
其他:就读于中部某大学
 小馨翻身下床,随手拿了条毛巾挡住私处,走进浴室。我坐起身子,正準备打开电视时,小馨突然在浴室门口探头问道:「要不要一起洗?」
我有点犹豫,说:「我怕嘉宇那浑蛋随时会回来。」
她皱了皱眉头,说:「不要再提他了,现在这里是我们两个人的世界。」
我耸耸肩不置可否,起身往浴室走去。
一进浴室,还没来得及关上门,小馨已经迫不及待的先亲了我一下。我没有回应,只是问道:「又想了?」她优雅万分地把我身上所仅剩的内裤脱下,算是回答了吧。妹露出爱慕的目光,手指在我壮硕的胸肌上轻抚游走。
小馨在我面前盈盈的跪下,用她洁白整齐的贝齿轻咬着我垂头丧气的阳具。她羞涩地张开她的樱桃小嘴,把我阳具的前半部,轻含在口内。小馨灵活的小舌轻舔着我的龟头部份,再打圈刺激着我龟头的前端,一股麻酥的快感迅速流遍全身。
我为了追寻更高的快感,下体下意识的向前一挺,大半根阳具迫进了小馨口内。我感觉到龟头的前端已顶着她咽喉深处,令得她呼吸困难,只好头向后仰,紧吸着我的阳具套弄着,做着活塞运动。
小馨前送时,像饿兽吞食般吞没了我的阳具,然后她停一停,口腔里一波波的收缩,带给我一浪接一浪的快感;抽出时,她口腔内像一个深邃美丽的黑洞,要竭力抽出我阳具中丰富的精华。
当小馨重複着这两个销魂蚀骨的动作,我亦一步一步的攀向高峰,在我俩合拍的配合下,我胀迫的阳具终于到了发射的时刻。我紧顶着妹口腔深处,阳具一阵剧烈的抽搐,一股浓精激射到妹妹口中,把她的口腔灌得满满。
我抽出阳具后,小馨嘴里溢出一股白浊精液,直滴在她洁白的胸部上。她无力地靠坐在浴缸旁,眼神尽是妩媚柔情。
我将瘫软无力的小妹抱起,小心地让她躺卧在浴缸里,再拿起莲蓬头,在她身上洒水,她身上沾满了这几番云雨之后留下的印记。我先在她迷人的纤腰上按摩,小馨一句话都不说,尽情享受着亲哥哥的服务。我接着往上在她胸部上轻轻地拨弄着,洗掉刚才的精液,这时她忍不住轻哼了出来。
最后当然是重点部位,我把小馨的大腿分开,美丽的裂缝露了出来,阴唇有点红肿,我甚至感觉到「她」正在吐着热气。我将水柱冲向这里,用手搓揉着红肿的阴部,说道:「好滑。」
小馨不好意思的说:「别乱摸……」
我故意说:「摸?我还要……舔!」她还来不及反应,我已经一口贴住小馨的阴阜。
小馨叫了一声,身子轻颤,但却挺起下身,让我更容易舔舐。我开始用舌头肏弄她,当我抽送近百下之后,小妹渐渐被推上高潮,淫水狂洩而出,尽被我吞
入腹内。小馨抗议道:「哥,你看你啦!越洗越髒。」虽然她从头到尾只顾着享受,这时却又怪起我来。
我在小馨脸上亲了一下,说道:「好啦,你自己洗吧,我先去外面去整理一下。」
穿好衣服,整理一下混乱一片的床单,转头看见桌上立着我和小馨的合照。随手拿起照片,这是去年我们联考后一起到垦丁玩时拍下的。照片上的小馨不够高掂起脚拉着我的手臂,身上穿的是三点式的红色泳衣,但还多罩着一件白色的T恤。她那个时候还是长髮,总喜欢把它盘起来,看起来很成熟,但现在减成短髮之后却又多了几分俏丽。
我放下照片,突然发现书架上一本暗红色古色古香的厚厚册子,随手把它抽出来。这本书不是很重,但是竟然扣着有一个小锁头,看来应该是日记之类的东西。这时候,浴室里面突然安静了下来,我手忙脚乱地把书塞回书架。刚将书放回书架,浴室的门就打了开来。
小馨看我仓惶的站在书桌旁,问道:「哥,你在干么?」
我心虚的回答道:「没……没有啊……我在看这张照片。」指了指桌上的照片,随即又继续问:「为什么放这张照片?我们最近不是还有很多张合照吗?」
她停下擦头髮的动作,笑道:「你不记得了吗……」一边走了过来抱住我,说:「帮我们拍这张照片的人说了什么?」
我歪着头想了想,答道:「啊!对了,当时他以为我们是情侣。」
她笑得更灿烂,抬起头说道:「答对了!所以我最喜欢这张照片了,这张照片代表了我的心情。」
我故作夸张的表情,调侃她:「原来妳早就想对我染指,真可怕。」
小馨羞红了脸,垂打我胸膛直喊不依,颇令人心旷神怡。
雨还在下,房里却满满尽是情意。
这晚,嘉宇没有回来,偌大的房子只有两个人,一男一女。这两个人同卧一床,时而疯狂做爱,时而轻拥谈心,彷彿这世上只有彼此,不容外界侵入。
半夜里,小馨早已不知不觉的睡着。皎洁月光透过窗户射下,将小馨的脸庞映照地异常清晰,大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停了。世事真是无常,前一刻是普通的兄妹,下一刻却已经成为情意互通的爱侣。
夜深人静时,胡思乱想,不觉意识渐渐模糊,朦胧睡去。
梦里,我身处电车之中,对面的人专心地看着大腿上的书。
是她!我又遇见她了!
她穿着我第一次看见她时穿着的服装,不同的是,整个车箱只有两个人。我仍然不可自拔地盯着她看,她还是抬起头来,却对我嫣然一笑。我的天啊!她对我笑,我在天堂里吗?
接下来……我不记得了,或许我鼓起勇气跟她说话,也或许我还是下车,然后失去她的芳蹤。我只记得一阵亮光刺得我睁不开眼,醒了过来。
身旁,妹妹睡得正香,稚气未脱的模样真惹人怜爱。我怕吵醒她,轻轻地下床,穿上衣服。看看床头的闹钟,第三节微积分已经开始,索性决定翘课,反正微积分早决定用暑修搞定。
到厨房準备好早餐后,该叫醒小馨了。这时候小馨也刚好起床,正站在房门口。我高兴地说:「妳醒啦?快来吃早餐,妳最喜欢的火腿蛋土司喔。」
她揉揉眼睛,睡眼惺忪地走过来:「喔……你真早……」
我故意用她的话取笑她道:「还早?都十点多了,懒猪。」等她走了过来,轻轻在她额上戳了一下。
小馨忍不住笑了出来,说:「讨厌啦,又取笑人家……」
边聊天,边悠哉地吃着早餐,不知不觉已经快十二点了,一顿早餐整整吃了一个半小时。刚吃完早餐总不能接着吃午餐吧,于是我们只好做一些一个人不能做的事打发一点时间……
我们来到客厅,正对着大门处是一块约两坪大小的地毯。小馨主动脱下全身的衣物,躺在地毯上,我毫不迟疑地趴下就要舔弄她的小穴。
映入眼廉的是妹妹高高隆起的阴户和稀疏的阴毛,阴唇正从紧闭的玉缝中微微张开。透过窗外明亮的光线,我将妹妹的大腿向两侧分开,低头仔细地看着妹妹柔顺的阴毛。我伸出舌头顶向妹妹的那条玉缝,开始一进一出的抽弄。
妹妹的蜜穴开始慢慢的湿润起来了,我加紧的用舌头快速的来回拨弄着妹妹的阴蒂,不时调皮地上下拉扯。此刻,我口中满是妹妹滑嫩香甜的淫液,鼻腔充塞着妹妹隐秘禁地里最诱人的气息。粉红色阴唇附近的阴毛被淫水沾湿,随着妹妹少许挪动,阴唇便轻轻的开合,淫液亦随着涓涓地流出。
我快速地脱下身上所有的衣物,双手紧抓妹妹的双踝,把她双腿大大张开,将怒挺的阳具轻抵妹妹娇柔的阴唇。妹妹紧闭双目,咬紧下唇,準备承受我全力的一击。我在妹妹穴口周围磨着蹭着,就是故意不放进去,引得妹妹眼神含怨,抱怨不已。
我看时机成熟,妹妹已经被撩至顶点,当下毫不迟疑地一挺没根。妹妹大叫一声,叫声略带凄厉,但也充满着久旱逢甘霖般的满足感。身下的妹妹一时无法适应无比的充塞,不自然的摇动着腰枝。
「妳还好吧?」我担心地问道。小妹轻哼着向我伸出双手,好像叫我放马驰骋。我握住妹妹的双手,开始轻轻的推动我的分身。
「啊……嗯……」伴随着她的呻吟,妹妹甩着头用力的抱着我。看着她红潮的脸颊,我忍不住又是一阵猛烈的抽送。妹妹紧窄的阴道剧烈地收缩着,使我的抽送更加困难,感觉就像是阳具正被她的阴道所吸吮着似地。
「喔……小馨……」我一边叫着妹妹的名字,一边热烈的吻着妹妹喘息的樱唇。我来回的抽插着粗壮的阳具,让龟头刮着妹妹敏感的阴道壁,尽力的引导着身下的妹妹,一同走向肉慾的高潮。
「不行了……」我把阳具尽根插入亲妹妹的体内,然后无力地趴在她身上。「啊……」妹妹高声地叫着,用力地挺起了雪白的屁股。
我努力地把成千上万的精虫,经由抽搐的阴道送入子宫,一次接着一次的激射都让妹妹感受到无比的震撼。我缓缓地抽出阳具,从妹妹的小缝里跟着流出许多白浊的液体。
这时房子里只剩两个人粗重的喘气声迴荡着。